<listing id="1rjlz"></listing><var id="1rjlz"></var>
<listing id="1rjlz"></listing>
<var id="1rjlz"></var>
<var id="1rjlz"></var>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行業資訊

2022,醫療圈要回歸的7個真相

時間:2022-02-16    瀏覽數:

先做兩個視角的總結。

站在2021的末端回看,這是互聯網醫療經過淬煉的一年: 

這一年——高光環繞,一串串數字見證著行業規模的爆發;

這一年——資本熱潮,一批批上市企業陸續發起上市;

這一年——邁向規范,一條條政策頒布為行業劃出邊界;

這一年——回歸科技,一張張NMPA三類證推進AI的探索;

這一年——社會價值,一個個民生痛點的解決才是出路;

… …

站在行業的第三方視角看,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各家都有自己的打算: 

騰訊醫療:發力信息化,持續深化C2B;

京東健康:緊密結合實體經濟,加速??苹ヂ摼W醫院建設;

百度健康:深入布局AI藥研業務;

阿里健康:戰略投資加速,多輪重押數字化醫療;

平安健康:擴大生態圈,打造家庭醫生,加強線下資源聚集;

微醫:打通7800+家醫院,創建全新數字化健康維護體系;

醫聯:坐嚴肅醫療冷板凳,推出多個病種線上疾病管理SOP;

鎂信健康:推動多層次醫療保障體系建設;

醫渡云:深耕細做大數據技術和醫療AI技術的融合;

微脈:與20w+醫生共振,釋放醫生服務效能;

叮當快藥:初代醫藥O2O戰局中的獨苗,從“輕”轉“重”;

好大夫:堅守在線診療,試水會員服務;

未來醫生:并入醫聯,強化線上線下閉環服務體系;

春雨醫生:實現盈虧平衡,用10年問診服務能力賦能保險產品;

1藥網:最大虛擬藥店網絡,快速迭代SaaS打通信息傳遞成本;

智云健康:數字慢病管理“中國樣本”,沖刺港交所;

云鵲醫:下沉基層,助力240w+基層醫務人員;

眾安保險:推出門急診醫療險 打造小病就醫新體驗;

水滴公司:冒險闖關,一場信任+安全邊界的攻堅戰;

輕松籌:腹背受敵,需要背水一戰;

翼方健數:隱私計算四小龍,帶來可量化數據價值;

南方健康:從0打造健康科普IP;

丁香園:“D+C”雙核驅動,業務模式還有待檢驗;

零氪科技:朝陽賽道,兩大主業受挑戰;

鷹瞳科技:AI醫療影像商業化元年,產品率先突圍;

數坤科技:戰略聯手美年,落地“數字人體”;

匯醫慧影:用AI突破醫院影像信息化建設困局;

森億智能:從科研走向數據應用場;

愛美客:固守B端的陣,醫美界的茅臺;

新氧:踩準輕醫美,警惕行業薄利時代;

… …

樂觀一點來看,互聯網醫療發展前景廣闊,資本母體持續輸血,政策東風厘定了原本模糊的行業邊界。 

嚴肅一點來看,雖然布局互聯網醫院的數量增長了很多,但實現良好運營的互聯網醫院并不多,三年五年的時間對于醫療這個關乎民生大計的行業來說,還是太“嫩”。

那么 2022年,我們到底要關注互聯網醫療的什么?今天良醫想站在一個普通百姓的視角,講講真正的老百姓,對醫、對藥、對看病的理解。 

這7個真相,可能會有紙上談兵,可能會有過于理想化,可能會有一些殘酷,但都是商業闊談下的現實。 

畢竟互聯網醫療沒有故事,談賺錢太早。

真相1. 

醫療資源比我們想的更緊缺

在和疫情共處的這段時間,每個人都目睹了新冠病毒在不斷挑戰醫療資源的極限。

單從最常見的醫護人員的這個分支來看,我們經常能看到這樣的新聞:

醫護8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16人負責480名患者;

兩人一組7小時完成8000份核酸采樣;

在方艙,1個醫護人員最多要照顧40個病患;

… … 

這并非新冠帶來的非常態。

從2003年到2018年,中國的醫療投入和建設成果獲得了明顯的增長,人均衛生費用由509.50元增至4236.98元,翻了二十多倍,每千人口衛生技術人員擁有量由3.33人增長至6.83人,每千人口擁有的衛生機構床位數由2.45張增長至6.02張。

但醫護的分配壓力仍然還在極限的數值。

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顯示,2017年,全球每千人擁有的護士數量是3.48人,最高的挪威有18.12人,英國8.29人,韓國6.97人,而中國僅有2.31人,未達到全球平均線。 

除了絕對值,國際上一般認為護醫比達到2.8才能滿足患者的護理需要,而中國的護醫比只有1.29。

真相2. 

看病難不是花錢多少的問題

老百姓經常抱怨“看病難”,于是有了醫保調整、設計保險、開通線上問診、信息化診療…好像把價格降低、流程簡化,就能夠緩解看病難的問題。

但實際上,看病難并不是單純因為看病成本太高,花錢太多。 

難的是老百姓花了這么多錢還看不好??;難的是老百姓分辨不出來自己的病嚴不嚴重;難的是老百姓的第一直覺都是要去三甲醫院找最好的醫生;難的是病人還是認為只有面對面的交流才算真實的看病… 

造成這種局面的,一方面源于老百姓的底層心智其實很難改變,另一方面互聯網醫療能提供的解決方案暫時還類似簡單函數,而實際的困難是個復雜函數,能夠引起變化的因素實在太多。

真相3. 

治病沒有標準答案

雖然“消滅所有疾病”這個口號聽起來很響亮,但卻是幾乎無法實現的囈語。

醫學作為現代學科的一大門類,和其他學科一樣,只能描述已知的部分,而更多的仍然屬于未知。 

我們能遭遇的有些疾病是天生基因攜帶的;很多其實是自愈性的,治療只是緩解痛苦和撫慰心靈的手段;還有一些是因為衰老與長期生活方式積累導致的,就像一輛沒有仔細保養開了10w公里的汽車,一旦出了問題,幾乎沒得換的可能。

所以對于醫生往往說的都是:永遠去幫助、常常去安慰、有時能治愈。

但有時候,我們也會覺得如今的醫學已經非常發達了,某種程度上來講它只是搭上了科技發展的順風車,手段更豐富了而已。

醫就是醫,術就是術。技術是用來輔助醫學的,而不是主宰醫學,或者說醫學不該完全依賴于技術。因為醫學面對的是人而不是機器,而人體是最復雜的系統。

真相4. 

生病并不是患者一個人的事

往往醫生要面對的,不只是一個患者,還有他背后的一整個家庭。 

因此人滿為患的醫院,往往多的不是因為醫護人員、患者,而是陪護的家屬實在太多了。 

而對于他們來說:所有疾病都是很急迫的。這直接導致很多醫院的急診其實都被很多非急診病患占據了,因為往往幫忙掛號的都是家屬。

我們都有去醫院就診的經歷,讓家屬揪心的,在醫學之內,也在醫學之外。

他們一方面要和醫生交流,不斷要為可能真的聽不太懂的手術方案做出抉擇;一方面也要籌備治療費用、考慮報銷比例等等。

在醫院里忙碌的都是三兩成群的家屬天沒亮就趕來排隊掛號、焦慮的穿梭在交費處和診室之間、蹲在手術室外盯著滾動的屏幕、擠在無法陪護的ICU門前的走廊板凳上過夜…

醫患關系=醫院X醫生X患者X家屬,不只是溝通的問題。 

真相5. 

有接近50%的患者都被過度醫療

其實,過度醫療在現實中是非常難以界定的,但也的確是大量存在的現實。

從需求方看,疾病讓人害怕、失去判斷力,病患主動發出超過實際需求的尋醫問藥;從供給方看,典型表現則為醫生誘導需求。 

趨利性是過度醫療的首要原因,以藥養醫的體制和公立醫院主要靠創收維持運營的現狀決定了過度醫療的廣泛存在。 

其次是技術至上引發的惡性競爭。比如一臺高進進口設備,一些醫院為了快速收回成本賺取利潤,鼓勵醫生多給患者開這種費用較貴的新設備檢查。而醫生會讓病患選擇,到底是用精準度低的傳統設備,還是新來的進口設備,我想絕大多數患者的答案都不言而喻。

真相6. 

基層管理難度其實相當大

醫療行業的特殊,讓它無法復制其他行業的模式。它牽扯生命無價這個東西,很難要求關系鏈上的所有角色保持理性。

之所以要不斷地進行醫療改革,是因為我們希望擁有一個基層首診、雙向轉診、分級診療等暢通平衡的醫療體系。 

但目前仍然所有人都無法滿意,面臨大醫院的虹吸效應,基層管理仍是一個巨大的難題,比如:

信任問題:患者第一反應都是直接去大醫院,即使再難掛號,大家都希望花錢獲得最好的醫療條件。

留存問題:基層醫生來源多樣,總體水平不高且個人水平參差不齊,相差較大。不僅要有效地組織培訓,還要保障待遇。 

對接問題:如何實現與大醫院科室的精準對接,通過基層分診把合適的病交給合適的醫療機構治療。系統是不是能打通?醫生之間是否能共識?患者是否能接受?

風險問題:大型公立醫院有成熟的流程處理醫療事故,基層醫療機構如何面對?從水平技術上減少醫療事故是一方面,而如何從制度上讓基層醫療的從業者吃上一顆定心丸則是另一層面需要討論的問題了。

真相7. 

大多數醫院存在某些系統性的缺陷 

盡管很多醫院都在不斷進行著醫療安全教育,但常常是無效的。 

就像近期因疫情引發的孕婦流產、拒診心?;颊邔е滤劳龅仁录?,當醫院發生了一起醫療事件,很多人的第一反應是,誰該對此負責? 

多數情況下,醫院是能夠找出那個“負責人”并進行追責的。但問題的關鍵是,這樣的追責是不是真的能夠避免類似的事件再度發生?或者類似事件再次發生時能夠有效提升解決效率? 

事實上,醫療安全與醫院系統中的每個要素,包括各類門、各個環節及全體工作人員都密切相關,不是一個倒霉蛋就能頂替的。

在大量的醫療案件,雖然最終被確定的失職常常只是某個環節存在違法違規或者技術操作問題,但導致這些問題的原因卻是極其復雜的。

而如果這類的醫療事件總在重復發生,那么問題的根源可能根本不在某個個人,更可能是醫院的一種系統性缺陷。

比如硬件設施建設、人才隊伍建設、組織能力建設、制度建設、文化建設到保障體系建設等各個方面。

而面對這些問題,哪怕只是天天加強醫療安全教育,做到“警鐘長鳴”,能夠解決的機率也是非常有限的。

“聽了很多道理,卻仍然過不好這一生?!敝詴@樣,不在于道理有問題,而是因為道理懸在空中,沒有落地。

最后再說幾句。

我們到底在期待怎樣的互聯網醫療?

或許它能針對的問題不只是治??;

或許它能重塑的流程不只是簡化;

或許它能搭建的平臺不只是通道;

或許它能實現的價值不只是數字;

或許它能有更多的感同身受。

轉載HC3i數字醫療

< 返回
在线不卡AV片免费观看,人妻大色噜,国内永久福利在线视频
<listing id="1rjlz"></listing><var id="1rjlz"></var>
<listing id="1rjlz"></listing>
<var id="1rjlz"></var>
<var id="1rjlz"></var>